谁是游戏版号开闸最大受益者?棋牌游戏或迎来冬天

2019-06-13 15:01 Admin

  游戏行业版号申报近日正式重启,这是继国产游戏、进口游戏版号先后恢复发放后,游戏行业的又一利好消息。

  但腾讯、网易等大厂并非版号恢复核发、申请的主要受益者。谁将是最大的受益者?从监管层会议释放的信息来看,能承担社会价值、弘扬传统文化、发扬正能量的精品游戏生产公司将是版号重启发放、申请的主要受益者。

  版号停发的2018年也是国内游戏公司如履薄冰的一年,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公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端游收入315.5亿元,首次出现下滑;手游同比增长12.9%,相比上年同期近五成的增速亦是大幅放缓。

  2018年12月21日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表示:“首批部分游戏已经完成了审核,正在抓紧核发版号,但申报游戏存量很大,需要时间消化,希望大家保持耐心。”

  八天之后的12月29日晚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发布2018年12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共有80款游戏于12月19日获得版号。截至2019年4月24日,监管层已经发放了超过915个国内游戏版号和30个海外进口游戏版号。

  在版号核发通畅的2017年,监管层一共核发了9384款游戏。待审游戏数量之庞大可见一斑。而自2018年3月末中止游戏版号核发已长达9个月,存量可想而知。业内公司透露,行业积压的待审游戏数量估计在5000~7000款之间。

  实际上,版号核发停止时,申请并未同步停止,游戏公司依旧可以向地方出版部门递交申请资料,希望能够在版号恢复发放时第一时间获得版号。北京、深圳两家游戏公司证实,2018年8月左右,申请通道也关闭了。

  直到2019年4月1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线《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申请书》、《出版国产电脑网络游戏作品申请书》及《出版国产移动游戏作品申请表》等文件,申请通道才再次对游戏公司打开。新版申请表强化了游戏申报责任制度,提出了游戏内容全程审核要求,强化了未成年人保护功能。

  直到第四批版号发放才开始现身的腾讯、网易等大厂,不会是本轮版号盛宴的主要受益者。作为中国游戏市场的头部玩家,两家巨头从中获益十分有限。

  迄今为止,网易有四款游戏获得版号,分别为《迷室3》、《绘真·妙笔千山》、《堡垒前线》和《战春秋》;腾讯有五款游戏获得版号,分别为《和平精英》、《冠军盛典》、《寻仙2》、《浪漫》、《榫接卯和》。

  对于腾讯来说,这5款游戏变现能力要远远低于主力游戏《刺激战场》。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游戏领域仅有《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刺激战场》两款游戏DAU(日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

  《刺激战场》被认为是《王者荣耀》接棒者,却因没有版号而迟迟无法变现。“在现有政策环境下,《刺激战场》不大可能获得版号,除非游戏核心玩法发生改变。”港股一家游戏上市公司董事长表示。

  国泰君安亦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对于腾讯吃鸡手游《绝地求生》,基于目前国家对游戏内容的强监管,短期内获版号可能性不大。

  2017年10月,端游《绝地求生:大逃杀》在中国网吧遍地开花时,游戏工委曾发文称,《绝地求生》等“大逃杀”类型游戏,因“血腥暴力、鼓励杀戮,尤其单纯以杀死其他游戏玩家扮演的角色为手段实现最终目的”等原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业务部门对其持有否定态度,相关游戏将难以获得出版运营许可。

  而《刺激战场》正是脱胎换骨自《绝地求生:大逃杀》。版号恢复发放已经接近4个月,《刺激战场》上线已超过一年,却一直没有获得版号。

  但不是没有玩法类似的游戏获得版号。1月24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显示,《求生:英雄峡谷》手游获得版号,这款游戏是典型的“吃鸡”游戏,于2018年3月开启测试,游戏制作商和发行商均为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在业内小有名气,曾三度闯关IPO,但均以失败告终。该公司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收入高达19.78亿元。

  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上线相关申请书的同一天,北京市召开游戏出版工作座谈会,提出构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网络游戏创新发展之都”,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力推游戏做大做优。不只是北京市,多家游戏公司证实地方监管部门多次向游戏公司释放信号,要求游戏公司承担社会责任,弘扬传统文化,推出高质精品游戏,这类游戏明显更容易获得版号。

  财通证券一份研报指出,通过将两个样本(审批前与审批后)的对比可以观察到,SLG(模拟类游戏)、模拟经营、 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获批数量预增, RPG(角色扮演游戏)与动作游戏获批数量预计小幅下降,但益智休闲、棋牌类型游戏获批数目预计大幅削减。

  SLG、模拟经营、MOBA游戏投入大,是重度玩家集中的领域,也更容易产出精品游戏。此外,在经历了2018年的寒冬后,已有多家中小游戏公司退出行业。版号恢复发放后,中小企业更需要政策的扶持,因此前三批版号也主要向中小企业倾斜。

  其中,成都一家名为成都盈众九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非上市公司在版号恢复发放以来累计有50款游戏获得版号,超出多数上市公司。

  几家欢喜几家愁。版号放开后,以游戏为主营业务的A股公司中,有多的如中青宝(300052.SZ)有14款游戏获得版号。也有上市公司缺席本轮版号盛宴,目前还没有拿到游戏版号。

  在2018年版号停发、总量调控的寒冬中,棋牌游戏首当其冲。此次版号放开后,预计益智休闲、棋牌类游戏获批数目将大幅削减。曾经在版号发放中占据重头的棋牌游戏还能作为投资标的吗?

  2018年4月,版号停止发放的第一个月,文化和旅游部组织新浪、博雅、腾讯、华为等15家游戏或渠道商召开“通气会”,对即将出台的“棋牌类网络游戏管理”作出指示,要求各平台即日起不得提供德州类游戏下载,并于6月1日前全面终止德州类游戏的运营,文化和旅游部不再受理德州类游戏的备案及变更。

  事实上棋牌游戏的市场空间不容小觑。版号停发前,棋牌类游戏是获得版号最多的游戏类目。2017年下半年,获得版号的手游中棋牌类游戏就占比约50%。以2018年2月为例,484款获得版号的游戏中约170款为棋牌游戏,占当月获得版号游戏总量比例超过三分之一。

  棋牌游戏也是游戏中的“另类”,是部分游戏用户唯一会玩的游戏。易观国际一份报告指出,在所有移动游戏用户中,有17.4%用户在2019年2月份只玩棋牌游戏,不玩其他游戏。从历史数据来看,每个月度棋牌用户独占率均保持在15%以上,独立性较为稳定。

  以棋牌游戏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也是承压最重的游戏公司。以精品游戏著称的腾讯,2017年获得版号的游戏中棋牌类占比高达52.5%。联众(也曾在财报中称,2018年上半年是本公司最具挑战的时期之一。自年初以来,本公司的重要支柱国内棋牌游戏业务遭遇超乎预期的重大行业监管阻力。

  “棋牌类游戏出问题太多了,很多公司的房卡模式可以理解成线上赌场。”一位游戏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棋牌类游戏公司来说,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普遍在30元以内,而好友线上“开房”组局打牌的房卡模式下ARPU值可以达到数百元。

  因此,不难理解监管层对棋牌类游戏的从严监管。一家从事版号代理的公司透露,版号恢复发放后,棋牌游戏面临着更为严格的审核流程,走代理渠道,普通消消乐等益智类游戏3~6个月可以完成审批,棋牌游戏审核时间要翻倍。

  相关公司也在逐渐适应监管,2018年8月和9月,腾讯先继暂停《欢乐斗地主》、《欢乐麻将》好友房功能,并关闭《天天德州》、《欢乐斗棋牌》、《欢乐拼三张》服务器、清空数据。

  规范管理后,资本市场也开始接纳棋牌类游戏新兵。2019年4月,禅游科技(02660.HK)成功登陆港交所,2016~2018年,斗地主游戏分别为禅游科技贡献了84.4%、93.1%和75.8%的营收。